公司新闻

张大姐的嗓子突然有些哽咽

  “啊,不会吧?”与所有人一样,在得知陈秦来去世的消息后,张大姐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巴变成了“O”形。

  张大姐的煎饼果子摊就在海港区建设大街派出所斜对面,事实上,除了偶尔来买一次早饭,她与陈秦来之间没有太多交集,可这并不妨碍她对他的好印象,“陈所长很和气,每次路过时,都会点头微笑。”

  “前一天早晨我还看见他了,6月30日再出摊时,就听说他没了。”在煎饼炉上放上一勺面,一股白色的蒸汽升腾而起,张大姐的嗓子突然有些哽咽,眼圈也红了起来,“这么好一个警察,年纪也不大,咋说走就走了呢?”

  与张大姐相比,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是李文萍,陈秦来的妻子。对于她来说,6月29日,本该是一个愉快的周日。

  与平时大多数周末一样,一早,46岁的陈秦来就出门去了单位,20多年来,她早已习惯了他这样的工作节奏。高兴,是因为几天前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儿陈逸芳回来了,她们要一起去逛街,为女儿买一个新的书橱。

  “晚上回家吃饭吗?我和大闺女给你包你最爱吃的饺子。”下午4点,回家后,李文萍还特意给丈夫打了一个电话,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和女儿开始和面、切馅,还在开心地讨论着陈秦来究竟爱吃什么馅。

  “吃完午饭后,他说胸口有点疼。”建设大街派出所副所长唐吉刚回忆,大家都建议他去医院看看,但他说不碍事,下午手头还有活儿,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下午两点半左右,陈秦来痛得更厉害了,便叫同事陪他到医院简单看了一下,之后到药店买药,打了一针封闭止痛。

  “4点半,我去他办公室时还没事,”唐吉刚用手捂住通红的眼睛说,“一小时后,我再过去时,发现他侧歪在办公桌上,脸都紫了。”

  “1988年,警校毕业后,他成了一名警察。”在李文萍的印象中,陈秦来总是那么忙,不管做什么,都要等他的时间,“怀孕要生孩子了,他都没有时间回来,要我等,最后我等不及了,只能自己骑着自行车去医院待产。”

  关于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2008年奥运会时,他刚好在白塔岭派出所任所长,一连三四个月都没有时间回家,每次打电话,他的回复总是一句:‘等着吧。’”李文萍哭着说,女儿一直嚷嚷着想爸爸,实在没办法,她开车拉着女儿去派出所找他,可刚进办公室,就被陈秦来劈头盖脸一通数落,“当时,我和女儿是哭着回家的。”

  6月29日,在抢救室外苦苦等待了两个小时后,最终传来一个不幸的消息:心源性猝死。

  “我恨他,特别恨他,”李文萍的泪水像泄了闸的洪水一样奔流,“女儿找工作,还等着他参谋,女儿找对象,还等着他把关,这次,他却不再让我们等待了……”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机:13936521548

电话:020-36521423

邮箱:2548873@qq.com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亚美国际娱乐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