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宜良岩泉寺与钱穆的《国史大纲》(组图)

  11月8日上午,冬日暖阳下的昆明市宜良县城西伏狮山之岩泉寺游人寡少,相当静谧,绿荫密闭,鸟声啾啾。

  遥想整77年前之当下,国学宗师钱宾四(穆)先生流寓此寺,埋首纂集《国史大纲》,以振作民族精神,疏浚中华亘古以来团结一心抗击外来敌寇侵略之精神源泉,难免“摅怀旧之蓄念,发思古之幽情”。

  今岁乃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年,于此际来岩泉寺觅踪钱穆著书遗迹,殊为允当。

  拜抗战大后方之赐,1937年至1945年的云南敞开怀抱迎接了来自全国各地,尤以北平、上海、南京为主的一流各类学者,他们大多麇集于由北大、清华、南开临时组成的西南联大,使得云南躬逢了开辟以来文化最为昌盛的时期。

  钱穆先生与云南的缘分肇因于抗战军兴,据他自述,“七七事变”之前,先生教授于北大,“民国二十六(1937)年秋,卢沟桥倭难猝发,学校南迁,余藏平日讲通史笔记底稿数册与衣箱内,挟以俱行。取道香港,转长沙,至南岳。又随校迁滇,路出广西,借道越南,至昆明。”

  其间,北大文法学院因昆明校舍不敷使用,得暂住滇南蒙自,所以,1938年4月,钱穆寓居蒙自,“自念万里逃生,无所靖献,复为诸生讲国史,倍增感慨。学校于播迁流离之余,图书无多,诸生听余讲述,颇有兴发,而苦于课外无书可读,仅凭口耳,为憾滋甚。因复有意重续前三年之《纲要》,聊助课堂讲述之需。是年5月间,乃自魏晋以下,络续起稿,诸生有志者,相与传抄。”

  1938年8月,文法学院迁址昆明,钱先生因《国史大纲》未竣,滞留蒙自,但此时倭寇军机屡屡莅蒙轰炸,钱穆毗邻航空学校而居,每闻警报必挟书稿奔避于旷野,过午乃得返室,甚为辛苦,遂北进迁居宜良。

  钱先生所以择居宜良,据此间对钱穆寓居宜良行踪颇有研究的宜良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秦文庆先生分析,“宜良距昆明仅60公里左右,且每日有米轨铁路火车定时来往昆明,僻居宜良,既可避日寇炸弹,又可按时北上省会承担西南联大教务,进退有致。”而钱先生于《国史大纲·引论》中对此也说,“每周(联大)课毕,得来山中三日,籀绎其未竟之绪。”

  据相关史料,钱穆在宜良著书,从1938年9月起,到《国史大纲》1939年6月12日杀青,待了一年左右,这段日子,也是他颇为悠游自得的时光。

  钱穆寓居岩泉寺期间,与汤用彤(哲学家、佛学家)、贺麟(哲学家)、陈寅恪、姚从吾(史学家)、张其昀(地理、历史学家)诸先生交游甚密,汤用彤、贺麟曾借宿钱穆寓所,打地铺过夜。他还曾与姚从吾先生一起到宜良县立中学为中学生演讲。宜良境内温泉泉眼较多,他和汤用彤、贺麟诸学者曾经在汤池温泉和西浦温泉洗浴。

  据此间学者郑祖荣《岩泉史话》一书记载,“(每个)星期日从昆明回宜后,钱穆手持陶渊明诗一卷,一路吟咏到西浦温泉洗沐,浴后在石阶上作日光浴,浓茶一壶,陶诗一卷,反复朗诵,尽兴而归。然后转到城中就餐,要烤鸭一只,外加烧饼,饱啖而去。”

  岩泉寺位于宜良县城西,此寺所以名“岩泉”,在其上寺岩壁,有一股清泉破壁涌出,潺湲如玉,是日上午,笔者持碗汲取泉水啜饮,甘甜清冽。寺庙最早则为元顺帝至正年(1340年)初一高僧所建,以后历朝有增其旧制之作。到了20世纪30年代末,钱穆先生寓居此地时,当时距市廛当有三四公里之遥,人烟稀少,再加上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空气清新异常,鸟鸣山幽,是著书覃思的绝佳去处。

  77年前,于抗战烽火中,大后方的学者能觅到如此清幽雅静之处阅读写作,更是一件绝大的幸事。

  《国史大纲》著于斯时斯地,钱穆先生自有自己的主旨,他想通过这部学术著作表达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思考,“故欲其国民对国家有深厚之爱情,必先使其国民对国家已往历史有深厚的认识。欲其国民对国家当前有真实之改进,必先使其国民对国家已往历史有真实之了解。”

  1940年6月,《国史大纲》梓行于世,颇受学界拥戴,有观点称,“该书以其独特的见解与细致的考证成为了当时各个大学通用的历史教科书,在学生与知识分子中间起到了积极的民族文化凝聚作用,同时也奠定了钱穆史学大家的地位。”

  钱穆于1939年秋离开云南赴成都,他走之后10来年,时局变幻,岩泉寺也经历了若干劫波,据宜良县金星社区管委会委员李洪介绍,到20世纪80年代初,寺中建筑物仅余三四十平方米瓦舍僧房一间,今天的各种建筑物和佛像雕塑等,多为35年来所陆续构建。

  寺中,钱穆著书屋舍已然荡灭,唯有15年前所立一碑,勒石7个字:“钱穆教授著书处”。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机:13936521548

电话:020-36521423

邮箱:2548873@qq.com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亚美国际娱乐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