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4家省级制造业创新中心让青岛制造再上台阶

  本报6月25日讯记者从市工业和信息化局获悉,海尔集团牵头组建的山东省高端智能家电制造业创新中心、青岛海洋生物医药研究院有限公司组建的山东省海洋药物制造业创新中心近日正式获省工信厅认定。至此,青岛省级制造业创新中心数量已占全省“半壁江山”。

  据悉,省高端智能家电制造业创新中心由海尔集团联合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中国海洋大学、清华大学、九阳集团等单位共同组建,立足人工智能与家电产业的深度融合,成立了以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为学术带头人的专家委员会,建设了智能共性技术、核心零部件研发、家电标准规范体系研究、家电产品创新设计、智能装备研发等5个研发设计中心。创新中心将围绕高端智能家电整合浙大、清华、中科院、阿里、百度、科大讯飞等顶尖物联网资源,联合恩布拉科、康佳、美菱等家电产业链企业,解决行业的关键共性技术难题,并承接海尔集团和各联合单位的创新项目。目前,中心已在基础数据平台构建、计算机视觉技术、搭建用户定制平台、语音识别、专用芯片等领域持续取得技术突破,并在传统家电核心零部件等技术方面完成了一系列创新成果,未来将助力青岛打造全球高端智能家电研发制造基地。

  省海洋药物制造业创新中心,由青岛海洋生物医药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牵头创建,致力于海洋药物领域关键共性技术的突破,以及海洋科技成果熟化开发和技术成果转移转化,建设了海洋糖工程药物研发等六大研发平台和新药筛选与评价中心等四大公共服务平台,由此组建了完整的海洋创新药物技术发现、成药性评价、临床前评价体系,将为加快“蓝色药库”开发,推动青岛生物医药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支撑。目前,中心已取得了多项重大技术成果,并陆续成功实现了共性技术成果的转移转化,已与100多客户建立了合作关系,承接各类技术创新业务500余项。

  制造业创新中心是我国针对制造业创新体系存在的成果转化不畅和共性技术缺失两个短板所采取一大举措。截至目前,山东省共认定省级制造业创新中心8家,其中4家花落我市,均为青岛优势产业领域。早前获得认定的两家分别为省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创新中心和省工业互联网创新中心。另外,我市还有5家正在试点创建中。

  ——中国银行业协会行业发展研究委员会副主任、金融学博士吴志峰认为,Facebook牵头的Libra项目,正打开超主权货币的闸门。6月18日发布的Libra区块链白皮书,可以和当初比特币白皮书的发布一样载入区块链史册。

  经济学家对于如何解释瞬息万变的全新物种——数字货币,表现出某种无奈。既然所有经济学理论都认定比特币为虚无缥缈的泡沫,那么为什么这个泡沫这么持久、这么广泛、这么具有不可思议的魅力让人神魂颠倒,以至于全世界有200万比特币持有者,有2000万人参会数字货币交易?

  目前国内氢气97%以上来源于化石能源制取,这部分氢气生产成本较低,但本质上仍属于化石燃料消费。

  ——网商银行董事长胡晓明谈怎么给尽可能多的小微企业贷上款、配套上金融服务。

  他认为,如果还是用专人的方式,还是用柜台的方式,是没有办法服务遍布在中国角角落落的企业,哪怕有城市商业银行,有邮政,但柜台还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建立这样的方式和方法,弥补现代金融机构不能解决的分散的、客户体量小的,没有报表,没有抵押物,客户需求又来得快去得快的客户的信贷需求。

  ——“6·25”后实际补贴退坡约70%,超过了政府要求退坡的平均标准。有关专家认为,锂电池厂商在盛夏里体验寒冬。

  工业软件考验开发能力,更考验落地实施能力,“小而美”的企业不难找到自己的市场空间

  工业4.0的大背景下,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等热度不断攀升的同时,工业软件领域也被浮躁所充斥。一边,是很多出于各种原因而急于让改造项目“上马”的制造业企业;另一边,则是一些为了捕捉此轮商机而加速布局或扩张的软件企业。

  工业互联网是眼下最炙手可热的概念之一,给软件企业催生了巨大商机。不过,有企业邀请弘智和罗军榜进行改造时,却被“劝退”。

  “如果被改造的项目仅是一个无法真正投入生产的‘样板’,我们觉得没有意义。”青岛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弘智”)总经理罗军榜说。

  成立近10年的弘智一直聚焦于MES(制造企业生产过程执行系统)的开发,从而帮助制造业企业改造生产流程。从工业互联网的角度来看,MES可以理解为其中最核心的部件之一。弘智副总经理孙瑞正介绍,以目前国内某示范性工业互联网平台为例,它有3个最核心的部分,分别负责用户个性化定制和交付、制造、仓库物流,其中的制造部分就是MES系统。

  工业4.0大背景下,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等热度不断攀升的同时,工业软件领域也被浮躁所充斥。一边,是很多出于各种原因而急于让改造项目“上马”的制造业企业;另一边,则是一些为了捕捉此轮商机而加速布局或扩张的软件企业。弘智“劝退”的正是那些并非出于生产目的而改造的企业,同时,它也不想成为行业内的盲目扩张者。

  目前,弘智的企业虽并不算太大,但却是海尔、海信、浪潮、康冠等很多知名大企业MES系统的开发者,并早在2016年已走出国门为国际客户服务。与很多软件企业不同,它没有庞大的销售团队,但却有经验丰富的行业业务团队。拒绝过某全球知名互联网科技企业抛出的“橄榄枝”的弘智,始终坚持一个观点,从事工业软件需要很强的专业性,要真正沉下心来依靠专注取胜。

  

  虽不急于规模上的扩张,但弘智在业务上的迭代升级却始终与趋势保持同步。已经基本完成了物联网转型后,弘智的下一个目标是生产质量大数据。

  浪潮K1,中国自主研发的性能领先的服务器。而这个高端服务器的全自动化生产车间,也有着行业领先的智能化水平。制定排产计划、通知立体库拣货、指挥AGV小车和各种设备运作、对生产的过程质量进行控制与跟踪,MES系统作为车间的“智慧大脑”,令生产得以有序、高效地运转。而设计、开发这个“智慧大脑”的,正是弘智。它作为浪潮MES系统建设的唯一合作单位,全程参与了生产线的规划、设计、开发,为浪潮提供了成套的解决方案。

  作为方案提供商,弘智既要开发MES系统本身,还要与其他硬件,如AGV小车、机械手臂、立库等进行互联,实现各环节的无缝对接。这考验企业软件开发能力,更考验其团队的软硬件集成及全流程业务落地能力,即开发并提供一套适合某一特定行业生产特点的软件解决方案。这一大项目从启动建设到正式上线,弘智与浪潮的相关团队前后用了近一年时间。其中,耗时最多的是业务梳理及实施,而并非纯粹的软件开发。

  正如孙瑞正一直向记者强调的,“工业互联网,业务先行”。所谓业务,指的是制造业企业所在的行业和产品。作为其中核心的生产管理部分,MES系统就很好体现了这一点。不同的制造业企业,其产品特点、工艺路线、生产模式、设备等都不尽相同,而只有熟知这些并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才能让MES系统真正“好用”“用起来顺手”。

  “三分软件,七分实施。”罗军榜这样总结自己行业的特点。换句话说,软件开发只是基础能力,而业务理解、梳理和场景化实施更为关键。

  已在行业内摸爬滚打了近20年的罗军榜遇到过因为实施不到位而带来的“改造的烦恼”。“花了大价钱上系统,最后发现各种卡壳,运转不起来,找到我们再去改造。”其中有些甚至是国外行业巨头的产品。“不是说这些企业的产品不好或不先进,是因为对国内企业不熟悉,水土不服而且本地化支持跟不上。”所以,弘智不仅在软件自主开发上下功夫,更是专门组建了制造行业业务专家团队,确保最终落地的软件能真正满足用户需求。

  鉴于MES系统对软件企业专业性的高要求,弘智对业务扩张一直十分谨慎。目前,其专注于家电、大型装备、汽车零部件、电子制造等行业。

  经历了从工业3.0到工业4.0,弘智下一步的进阶方向是大数据,即利用生产制造过程中各个维度的大数据,来帮助企业进行生产相关的预测及判断。“首先需要依靠已经积累的数据建立分析和预测模型,然后在运行中不断修正完善。”罗军榜说。

  前两年,大数据概念大热,很多制造业企业经常用一块生产系统看板谈及自己的大数据改造。但是,这些都并非大数据的真正内涵。“企业谈的大数据,只能说是实时生产数据,大数据要能够预测和判断,帮助企业提前规避风险、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从基础软件到物联网再到大数据,弘智的发展路径,分别对应国内两化融合的不同阶段。在国内制造企业刚刚进行信息化改造时,弘智提供的主要产品仅限于软件;当制造业走向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阶段,产品升级为全流程物联网解决方案,不仅要改造好生产流程,还要将车间内的各种智能设备连接、协同在一起。“最大的变化在于数据和互联互通,更多环节的数据被采集、所有资源和业务单元能有序高效联通,并进行对话。”孙瑞正说。

  随着行业的转型,弘智还在竭力提高自身的整合能力。“未来,两种软件企业能走到最后,一种是整合能力最强的,一种是具备核心研发能力的。我们一直在深化这两个能力的路上,从未停止。”罗军榜如是说。

  近几年,有一句话非常流行,“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比起被称作风口受到竞相追逐的新兴产业,低调蛰伏的传统产业往往被忽视,事实上这些产业同样有重要的机遇,同样也不容错失。

  前不久,一篇反思上海产业调整的文章在网络上广为传播,作者称当初被“规划”掉的纺织业正在重新成为高科技产业,对于传统产业不能听任所谓的产业升级惯例而任其生死。

  当前,中国的发展模式已经从要素驱动、投资规模驱动发展为主转向创新驱动发展为主。需要强调的是,产业的转型升级是淘汰落后产能,而非淘汰传统产业。我们看到,在当年三大纺织工业基地“上青天”的压锭浪潮中,伴随着旧动能的淘汰,新的动能却未及时跟上,原有的上下游产业链条出现断档,使得这些地方纺织工业的辉煌再也未能重现。

  传统产业不能与夕阳产业画等号,反而始终都有朝阳产业的一面。尤其在消费升级形势下,多元化、高端化产品的需求越来越旺盛。十年前,中国游客漂洋过海带个日本马桶盖、德国刀具锅具还是一种潮流,而现在国内早已出现同类的中高端产品,这都是传统产业升级的结果。

  过剩产能可以关停并转,产业可以向外迁移,但研发设计乃至人才培养都必须保留,这是一个地区持久发展的财富。许多知名跨国企业在全球布局生产基地的过程中,研发中心和母工厂也始终有所保留

  可以说,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过程中有一条原则:过剩产能可以关停并转,产业可以向外迁移,但研发设计乃至人才培养都必须保留,这是一个地区持久发展的财富。许多知名跨国企业在全球布局生产基地的过程中,研发中心和母工厂也始终有所保留。

  深圳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对于土地空间受限的深圳来说,服装产业的优势不是生产制造,而是品牌、科技、设计创意、时尚发布等。深圳涌现了玛斯菲尔、影儿、歌力思、拉珂帝等国内女装第一梯队,形成时尚总部集聚、设计师汇聚、品牌荟萃的时尚产业集群。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产值超过400亿元的深圳大浪时尚小镇,有上百个国内外顶尖设计师工作室落户,同时当地还注重培养一批国内原创设计师,这或许就是深圳服装产业保持竞争力的原因之一。

  在相当一部分地区,新兴产业往往能获得更大的重视和支持。其实,不能把目光只盯着新兴产业,传统产业中的创新机会一点也不少。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认为,创新不需要伟大,需要简单、小规模、专业化和专注。德国经济能长期保持稳定发展,一大关键在于传统产业的不断创新,持续走专业化、技术型道路。注重传统和特色产业发展的德国,牢牢占据住了在全球产业链中的高端地位,树立了德国制造的品牌形象,诞生了一大批在细分领域有绝对竞争优势的“隐形冠军”。

  强大的传统产业也是新兴产业更快速发展的基础和前提,两者呈现越来越多的融合创新的特点。人工智能、大数据、新材料等新产业在产业前期,大多从传统产业中寻找商业化应用场景。以石墨烯新材料为例,其在橡胶轮胎、润滑油、发热服饰等领域的商业化应用都仰仗传统产业为突破口。同时,传统产业也通过新产业新技术进行重塑,纺织业之所以能成为高科技产业,正是依靠生产制造的智能化、先进纺织新材料的应用等。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机:13936521548

电话:020-36521423

邮箱:2548873@qq.com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亚美国际娱乐大厦。